由于李肃本身就有一些的低血糖,这次又经历了晕倒事件,所以老师十分有人情味的把他移驾到“伤兵连”。李肃天天的事情就是站在树荫底下坐着,坐累了就伸伸胳膊抬抬腿,时不时的还要应付经常在休息时间跑过来的姜志鑫。难熬的军训时间就这样在无聊的反复中过去了,当大家重新换回自己的衣服时,才赫然的发现,连天天擦各种防晒女生都晒黑了,而李肃还是白白净净,水嫩水嫩的。

因为林威和林乔宇总是很忙,经常很晚才回来,所以李肃跟姜志鑫相对而言的比较亲近一些。“老大……我想问一下。那个,我要是想找一个人,我要怎么去找啊?”一天,寝室里只剩下李肃和姜志鑫的时候,李肃开口问道。“你要找的是什么人啊?”“呵呵……一个笔友。名字叫作安可仁,我是在一个广播上听到了他的信,信内容跟我当时的心情一模一样,我就一激动,给他写了一封信。本来以为这信也就是我一时冲动扔出去的东西,不会有什么回应,谁知道一个星期后我收到回信了。”李肃说着说着激动地攥紧了拳头,在胸前晃动着。“原来她是个哈尔滨的女孩,她的字体很娟秀,跟我也很投缘,我们互相聊着彼此的生活,发现我们的兴趣爱好真的很像。我们一起谈论着文学、谈论着音乐,互相鼓励着彼此的学习和生活,并且约定好一起考清华。于是我开始想象着她的样子,开始期待她的下一封来信。结果就在高考前的一个星期,我收到了她的最后一封信。她在信里只写了一简短的一行字——‘对不起,我不能跟你一起去清华了,我要陪着我的父母,我要去东北JQ大。对不起……不要联系我了!’”

认真的听完李肃的叙述,看着李肃的表情由羞涩到眉飞色舞再到失魂落魄,姜志鑫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味道。“我帮你!”姜志鑫希望眼前这个小家伙高兴起来,于是决定用自己的力量帮帮他。“真的?谢谢你!”李肃激动地握住了姜志鑫的手。“你把你知道的她的资料都告诉我吧。”姜志鑫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本子准备记录。“恩……名字是安可仁,哈尔滨人,也在这里读书,跟我们是一届的。”“恩恩。这些都知道了,然后呢?”“没有了啊!”“呃……没关系!把地址给我,明天放假,我帮你去找找吧。”“我也要去!”“恩!好啊……”看到恢复生气的李肃,姜志鑫心情好了很多,伸手弄乱了李肃的头发。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这是学校的地址啊?”姜志鑫和李肃早早的起了床,收拾完行装准备出发,“还好我提前看了地址,才没白跑一趟。”“怎么会白跑呢?学校肯定也有线索啊!”李肃不服气的反驳着。“你不也说她考到咱们学校来了吗,难道她又回去复读了不成?”“是啊……我都忘了?那岂不是又没有线索了……”“你这小迷糊,怎么也不想脑袋好使的样啊,当初跟她说什么一起考清华是不是也是一时迷糊忘了自己的成绩才说的啊?”“才不是呢!”“好啊好啊……不逗你了。也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不过,你得等一下。”

两个小时过去了,李肃看着姜志鑫打了无数个电话,又接了无数个电话,终于等到了他们想要的答案。“嘿嘿……我通过我朋友的妹妹的同学的表哥的弟弟的邻居的姨妈的外甥的远方表姐,终于找到了线索。”“你朋友的妹妹的什么?”“我朋友的妹妹的同学的表哥的弟弟的邻居的姨妈的外甥的远方表姐!”“你朋友的……还是没听懂。”“啊……算了!我直接说重点。就是找到她了!她是生命学院的,我还要到了他们的课表,现在正在逸夫楼上课呢。现在我们就去找她吧!”

两个人兴高采烈的出了门,边走边讨论着一会儿见面要说的话。“你一会儿见面第一句话说什么?”姜志鑫问道。“哎呀……我没想过啊!你觉得我应该说什么呢?嘿嘿……他会是什么表情呢?她的声音一定很好听,长的也很漂亮吧!嘿嘿……”李肃一边说着一边傻笑,“咳咳……所以说,一会儿见面的话,你想好了吗?”“哎呀……还没想好!你说我说什么啊?哎呀……好紧张啊!你说她长头发还是短头发啊?……”“……”

皇冠足球指数东北JQ大的逸夫楼在林场那边,途中要经过马家沟河,由于这是哈尔滨的特色河流,同学们都亲切的称之为——臭水沟。“看到马家沟了,我们马上到了,我先看看在哪间教室哈……”姜志鑫翻出他的便条,“哎呀~~这条沟怎么那么臭啊!”李肃用力的挥了挥手,打算把怪味道挥走,但是却不小心的打到了姜志鑫的手,“哎……便条!”李肃很清楚的知道上面记着安可仁的教室号,所以他二话不说,顺着驳岸滑了下去。“哎!你干什么去啊?小心啊!”姜志鑫惊呆了,马家沟的驳岸,近乎九十度,李肃这么下去,几乎跟跳河没什么区别。

只见这小四眼狠狠的扒住驳岸壁,以相对较慢的速度滑了下去。接着走到到水边,捂住了鼻子试了试水深,就毅然决然的跳了进去。当他拿到那张便条,重新爬上岸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兴奋的冲姜志鑫挥手,接着就开始苦恼如何爬上那么高的驳岸。“往那边走,那边有台阶!”姜志鑫边往楼梯方向跑边喊道,心里不停的咒骂着这个小笨蛋。

“嘿嘿!我拿回来了,要不然就白跑一趟了!”看着满身灰土、一身臭气、裤子湿透、手臂和脸颊还有多处擦伤的李肃,姜志鑫一股无名火立刻燃烧了起来。“你小子白痴啊!”“怎……怎么了……”看到平时一脸温柔的姜志鑫突然这么愤怒,李肃吓了一跳。“不就是一个丫头的教室号吗?我再打个电话就有了,你至于像傻逼寻死一样往河里跳吗?还他妈的是条臭水沟!看你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造型,你出现的时候不把她吓死也把她吓晕了!”姜志鑫心里的潜台词其实只有一句,那就是“她有这么重要吗,至于你这么拼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里就变味了。“我只是觉得,你为了我辛辛苦苦要来的地址,却被我弄掉了……我……”看着李肃低着头,眼神黯淡的样子,姜志鑫立刻又开始后悔自己说的太重了,他轻轻摸了下李肃脸颊的伤:“疼吗?”李肃摇摇头:“不疼!今天……恐怕是见不到她了……”看着李肃消沉的脸,姜志鑫赶忙打气说:“今天是不行,但是我可以等他们下课出来的时候帮你去约下一次的见面啊,这样至少你能在远处看到她长什么样子。”“嗯。谢谢你!”看到李肃的小脸上又扬起了笑容,姜志鑫又不自觉的摸摸他的头,弄乱他的头发。

终于等到下课铃声响起,一群男男女女嬉笑着从楼里走了出来。“请问,哪位是安可仁?”姜志鑫向出来的女生询问着。“我就是啊!有什么事吗?”两分钟过后,一个身材高挑、眼睛大且有神、皮肤白皙、一身运动装、声音爽朗的短发女孩做出了回应。“你好,你好。我想问一下,你高中是不是有个笔友,叫李肃?”安可仁楞了一下,上下打量着姜志鑫:“不会就是你吧?”“不是不是,我是他朋友。他考到这个学校来了,但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见他,怕你有负担,就先派我来问问。如果想见呢,就约个时间,不相见呢,他就不会来打扰你了。”“哦!我就说嘛,不可能跟我想象的差这么远嘛!呵呵……当然要见啦!当时我突然搬了家,弄丢了他的地址。还以为再也联系不到他了,这下太好了!就明天下午吧,明天他有时间吧?”“有!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下午在学校的冰峰(冰点屋)见吧。”

定好时间和地点,姜志鑫就立刻跑到李肃的藏身处去报告这个好消息。“看清楚了吗?”“嗯……呵呵……跟我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但是还是很漂亮!嘿嘿……”“约好时间了,明天下午两点,学校冰峰见面。”“啊?哦……嘿嘿……”看着一个劲傻笑的李肃,姜志鑫上手捏了一下他的小脸,“别傻笑了,我们又很多行程没做呢!”“要做什么啊?”“你现在要马上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去剪个头发、买件衣服,换个造型。明天上午还要去买隐形眼镜。”“啊?我没戴过隐形眼镜啊……我衣服还有很多呢,不用买吧……头发也不长啊……”“就你这土掉渣的造型不怕把人吓跑啊!我观察了一下,她应该是喜欢阳光、运动型的,别说废话了,听我的没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