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雪莲保鲜不容易,又是治病救人的,所以铃铛他们快马加鞭的赶回来。

    终于抵达了刘半城的宅邸,还没停稳,邱天河就看见刘半城亲自迎接出来,到了宅邸门口,邱天河跳下马车。

    “天河小仙,真是劳烦你们了,快进去休息吧,这……”刘半城见只有邱天河,先向邱天河开口问候。

    “铃铛估计在后面睡觉呢,我去喊她。”邱天河朝着刘半城抱抱拳,随后朝着马车后面走去。

    而车子里的全小白一直在推铃铛:“铃铛姐,我们到了,你快点起来啊。”

    不过铃铛依旧美美的睡着,似乎天塌下来也不关她事。

    邱天河挑开车帘,看见全小白正喊铃铛,而铃铛根本不为所动。

    “天河哥,你看看,铃铛姐根本不醒。”因为全小白喊铃铛姐,所以连带着邱天河也让全小白喊他天河哥。

    “你先下来,看我的。”邱天河让全小白下车,而自己则探着半个身子在车内。

    全小白下车之后好奇的看着邱天河,自己刚刚可是什么招数都用过了,现在看看你到底怎么把铃铛叫醒吧。

    就见邱天河不慌不忙,小声的喊道:“吃饭咯,哎呀,这今天的鸡腿可真香啊。”

    “啊?鸡腿?哪了?哪了?”铃铛一下子从睡梦中坐了起来左右看着。

    “快起来吧,到了,一会儿鸡腿少不了你的。”邱天河捏了一下铃铛娇俏的鼻子说道。

    “到了?”铃铛扭过脸摆脱了邱天河的魔爪,随即看了看外面:“呀,真的到了,哈哈,终于回来了。”

    连忙爬起来,在邱天河的搀扶下跳下了马车。

    “辛苦你们了,快请进,我已叫人备下热水,你们先洗洗身上的风尘,一会儿我叫人准备饭菜。”刘半城看见铃铛跳下来之后忙说。

    “这个一会儿再说,药药药他们回来了吗不跳字。铃铛摆摆手问道。难得她不先顾及吃的,虽说平时铃铛是个标准的贪吃鬼,但是现在是救人要紧,反正事后饭菜跑不了的,所以铃铛才这么爽快。

    刘半城见铃铛先问药药药他们,心中一喜,看来是药草找齐了,连忙回道:“两位神医前日已归。”

    “那就好,东西我们带回来了,事不宜迟,赶快带我们去见他们。”铃铛说完扭头去车里取被软垫子垫着防止颠簸的装草药的盒子,随即和全小白还有邱天河跟着刘半城一同往内宅走去。

    到了后院,老夫人依旧静静的躺在**,而旁边正是药药药和切克闹。

    “铃铛和天河回来了,东西找到了吗不跳字。药药药急切的问道。

    “找到了,连同你们要找的给我七星哥用的草药也找到了,还有一样奇特的东西,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也带回来了。”铃铛说完先把装雪莲的盒子递给药药药。

    其它的暂时还是不动,等这里的事情忙完再说。

    药药药接过铃铛递过来的盒子,轻轻的打开盒盖,因为盒子本身也贴了保护的符,所以这会儿,里面的启天雪莲犹如刚刚采摘下来一般的新鲜。

    不过这符的效力只有7天,所以铃铛他们才连夜的加紧赶回来。

    从盒子内将雪莲拿出来,剔透的花瓣上泛着雾气,而因为冰雪寒凉的关系,在雪莲接触到比启天雪山不知道高多少的室内温度的时候腾起了丝丝的白烟。

    “没错,就是启天雪莲,行啊小铃铛,这事儿办的可真漂亮。”药药药不住的夸奖道。

    铃铛一挺小胸脯:“那当然了,我是谁。”

    小模样引得几个人一阵大笑。

    “行了,你们也累了,先去洗个澡吃点东西,我要开始做必须的药物了,切克闹也准备治疗的器具吧。”

    药药药和切克闹相视一下,随即两个人各自开始准备起来。

    暂时没有铃铛他们什么事了,刘半城就叫人带着他们去洗漱一番,又准备了一桌子好饭好菜,还有各式精致的糕点。

    等铃铛他们酒足饭饱之后,就在刘半城家的客房稍作休息。

    再说药药药和切克闹,药药药把一会开刀用的药物准备齐全,切克闹也把手术用的刀消毒以后便让一个仆人在外间烧热水,而他们俩就在里间开始准备给刘老夫人做手术。

    “准备好了吗不跳字。切克闹看向药药药。

    “都准备齐了,我先把这碗药给刘老太太喝下去。”

    切克闹点点头,等着药药药将麻醉和缓解神经的汤药给刘老夫人灌下去,随即过了一小会儿的时间,切克闹开始在手中打起手印。

    “历世——护体诀。”

    一个光印施加在刘老夫人身上,随即切克闹拿出了准备好的小刀朝着刘老夫人的头部划下去。

    “历世——止血诀。”一旁的药药药眼疾手快,在刀落下的同时开始结起手印,当刀带着切克闹施加的锋利符切开刘老夫人需要治疗的部位的时候,药药药连忙止血。

    就这样,在连番的努力下,切克闹将刘老夫人头侧的顽疾去除掉。

    “历世——垂露诀。”

    这个招数是用来复原伤口的,虽然之后仍旧不能有大的动作,需要静养,但是相对于其它方法来说这个是痛苦最小的,不过也耗尽了药药药和切克闹两个人体内的力气。

    两个人做完手术之后,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大口的喘着气。而之前在外间烧水的仆人已经去通知刘半城了。

    看见药药药和切克闹两个人这么辛苦,刘半城连忙喊人将两个人搀扶下去休息。

    临出门的时候,药药药有气无力的吩咐着:“把,把我配好的药包去煎汤药,三碗水,熬,熬成一碗,等老夫人醒了喂她喝,还有,暂时头部不要碰水,也不要用力去碰。”

    “是是,我记下了,有劳两位神医,先行去休息吧。”刘半城赶紧的吩咐人快去准备热水给两个人洗澡,随后又带去客房休息。

    一切布置妥当,刘半城回到自己母亲的房间,看着呼吸平稳,脸上并没有什么痛楚的母亲,刘半城的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总算是得救了,看来这九霄山果然名不虚传呀!

    WWW我是春天的分割线WWW

    今天真暖和,这样的时节最适合动动了,惊蛰都过了,我也该结束冬眠了。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