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铛往丘竹镇返,而邱天河也在准备回九霄城了。

    这著名的若叶火腿所在的云县的路程比铃铛去的两个地方都远一些,所以邱天河才决定自己来远的地方,让铃铛早去早回。

    从九霄城出来之后的邱天河,雇了马车朝着云县出发,而到了云县之后,邱天河就循着人家指引的路线,来到了云县最最著名的叶家。

    云县的若叶火腿整个九洲大陆都很出名,而叶家制成的若叶火腿则是云县最最好味道的,而那个要制作那道菜的刘半城所要的食材就指名点叶家的若叶火腿。

    这做的最好若叶火腿的叶家祖训很奇怪,凡是来购买他家若叶火腿的人,不管是哪家都要遵循一点,那就是要参与新一批火腿的制作,就算是没有到制作季节时候来的人,即便不用参与制作也要在叶家劈柴烧水做几天的活计才可以购买。

    邱天河到了这里自然入乡随俗,更何况他想不随俗也不行,不随就不卖给你,所以邱天河到的第一天被安排在叶家的中院一间客房内,而从第二天早上开始,邱天河就跟着叶家的人出门。

    在云县大莫里北部的若叶山区拥有一种红色的砂岩,这种砂岩的周围散布着许许多多天热的盐井,而就这里盐井中获得的特殊的盐是制成若叶火腿不可缺少的物品。

    邱天河第一天的活计就是帮忙在小溪边搭建土灶,然后从分布的盐井中挑卤水回来熬盐。

    在邱天河不住的帮忙添加柴火,就这样熬了两个时辰的之后,锅内的盐粒慢慢的形成,就用笊篱将盐一点点的捞起来沥干。

    之后将盐慢慢晒的半干就可以用了。

    这第一天就把邱天河累的够呛,不过第二天却很轻松,因为第二天是出去挑猪,这里高原上放养的山猪都是肉质非常好的,邱天河只是跟着跑跑路,权当是去逛街了。

    而第三天的时候,邱天河也很轻松,只帮着递递盐。

    因为第三天是将猪劈开,然后给整条猪腿挤血,然后一边按揉一边抹盐,要把之前熬制好的井盐均匀的抹在猪腿上,当这些盐都抹好就将这条猪腿找一个屋子挂起来。这个说起来容易,实际上要掌握好挤血的程度和抹盐的量都是需要摸索很久的。

    当整条抹过盐的猪腿挂进屋子之后,这里的气候会逐渐让整个腿深度发酵,待整条猪腿风干之后,7天后就可以吃了。

    不过只是说7天之后可以吃味道却差很多。上好的若叶火腿是需要风干3年的时间,而叶家也坚守着这个规矩,3年的火腿只能延时却不能少一天。

    据说三年以上的火腿是可以生吃的,不过还是炒熟了味道更香浓。

    邱天河就在这里帮了3天的忙,本来说,正好3天后刚好一批火腿满3年,谁知道晚上却突然下起了大雨,而且一间房间的屋顶还漏了,所以才折腾了一晚上。

    临睡觉前,叶家叫人给邱天河煮了一大锅姜汤,喝完姜汤暖暖身子这才睡下,等到第二天一早,叶家的人早就给邱天河挑了3条最好的若叶火腿,并且帮邱天河雇了马车。

    “叶家主,我只买了一条呀!”邱天河看着车里放置的两条若叶火腿疑惑的看着叶家的家主。

    “这是你应得的,本来叶家的祖训是只需要参与一天活计,可你不仅多帮了两天,并且昨晚还放弃休息冒雨帮我们转移火腿,这多余的一条是我送给你的。”

    “那就谢谢叶家主了。”邱天河高兴的朝叶家的家主抱抱拳,心里想着,这么一整只的若叶火腿,这次能给铃铛解馋了。

    告别了叶家上了车,邱天河就直奔九霄城的方向驶去。

    这个时间的铃铛和全小白已经睡醒了,从客栈出来便往丘林镇赶,到了晌午时分,铃铛就赶到了丘林镇。

    找到了竺老,铃铛连忙问竹尖玉笋的事情。

    “竺爷爷,那个竹尖玉笋找的怎么样了?”

    “铃铛回来啦!已经找到了,这次能找到还多亏了竹鼠妖,等着我去给你拿。”竺老边说边往后院走,在泥土里刨出一个布包,掸掸布包上土拿了回来。

    “这个竹尖玉笋保持新鲜的味道很不容易,所以用布包好还埋在泥土里,这样它既不会长老,还能吸收土中的潮气保持鲜嫩。”

    铃铛接过布包谢过了竺老,随后和全小白一路也朝着九霄城赶去。

    因为邱天河一早就出发,并且一路马车疾驰,虽然比铃铛远,却比铃铛先一步到达九霄城,回到客栈,把一条若叶火腿交给了宋咏荷之后就在酒店内等铃铛。

    接近傍晚的时候,铃铛才和全小白一人拎一个布包,一个是**的,里面装的河蚌,还有一个灰土土的,里面装的竹尖玉笋。

    将两样东西都交给宋咏荷,他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宋咏荷答应把铃铛赊欠的帐一笔勾销并且允许他们白吃三顿。

    这次同样要了一个雅间,铃铛和全小白还有邱天河以及从金铃内出来的七星,这一通海吃,吃的铃铛小肚子溜圆这才打着饱嗝坐在雅间之中喝茶水。

    宋咏荷自己结算了一下才有点后悔,应该只答应铃铛她们免费吃一顿饭的,这下要少赚多少呀。

    宋咏荷正想着,外面来了一个人,正是刘半城的管家。

    “宋掌柜的,我们老爷交待的事情,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这两天这个管家天天来问,宋咏荷也有些着急,但是铃铛他们没回来,没有食材也没办法,今天总算是能交差了。

    “刘管家您来了,您今天来的真巧了,我们出去找食材的人刚回来,您看这菜什么时候做合适?”宋咏荷笑着朝刘半城家的管家问道。

    “真的?太好了,就现在吧,做完就快点送来,我们老爷急等着呢。我先回去回禀了老爷,你们可要快点啊。”刘管家面上一喜,连忙掉头就走,宋咏荷想喊都喊不住。

    “嘿,还真是怪了,怎么吃个东西要的这么急?算了算了,不管那么多。”宋咏荷念叨着看了看跑堂的几个人:“圆瓶,你去后面把这些上等食材交给尼困,让他做一道‘腌笃鲜’,让他千万别忘记看火候。”

    WWW我是绝顶的分割线WWW

    灰尝感谢衣蓝、多好、平凡女孩、闽南一都、采茶、镜书、茶亭尚、呱呱、浪子和玖月奇迹送来的福,谢谢亲们的大力支持。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