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天色已经暗了,天空中的明月被薄薄的云似遮非遮的掩着,撒下来的月光不是那么的明亮。

    铃铛借着月光就看见不远处的树林中挂着那么一个人。

    于是,推了推全小白你去看看,那个人吊在那?”

    “铃,铃铛姐,我不敢去,是不是上吊的死人啊?”全小白哭丧着脸抱着身前的一颗大树猜测着。

    “有可能,先看看。”

    铃铛往前继续走,而金铃中的七星也飘了出来。

    后面的全小白见铃铛不理了,四下看看,这林中一片漆黑,偶尔还吹来一阵阵的冷风,连忙松开抱住大树的手,朝着铃铛的方向追去。

    不过先飘的七星到了树下却哈哈的大笑起来。惹得还没到的铃铛和全小白一阵纳闷。

    “七星哥,你笑呢?那人没事吧?无小说网不少字”铃铛刮了一眼七星问道。

    “人,这是人家晾制的熏肉,看把你们俩吓的。”

    七星的话说完,铃铛和全小白也到了跟前,这才那树枝上挂着的。原来只是一大串熏制的腊肉,根本不是上吊的人,只不过刚刚月色不是很亮,所以看上去好像是一个人吊在那里。

    “不过七星哥,好奇怪呀,谁会把腊肉挂在树林子里?也不担心丢了吗不跳字。

    “这个不清楚,不是死人就好了,我们还是找地方休息吧。”七星回答了铃铛就在四下看着。

    往前又走了一段,没想到却了一间小木屋。

    “七星哥,难怪那腊肉挂在林子里,看来这里有人住呀!”

    七星点点头,随即钻回了金铃内。他的这个状态还是不太适合一般人看见。

    等七星回了金铃,铃铛和全小白就朝着小木屋走去。

    走到小木屋的近前,却木屋之中并没有动静,也没有烛光。铃铛伸手拍了拍木屋的门有人在吗不跳字。

    拍了一会儿,屋内并没有人应答,走到边缘,看见屋檐下有一个通气的小窗户,铃铛搬了石头,让全小白踩着石头往里看。全小白登上石头,顺着窗户往里张望,里面确实没有人。

    “铃铛姐,里面没人,可能是出去了。”

    说完,全小白正想着下来,这个时候遮住月亮的薄薄的云躲开,月光一下子照进了黑暗,要下去的全小白却突的看见黑暗中光亮一闪而过。

    心里一紧张,脚下一滑就从石头上斜着跳了下来,正撞在走上前的铃铛身上。

    “喂全小白,你回事,不说一声就下来撞的痛死了。”铃铛揉着肩膀埋怨道。

    “铃铛姐,我又不是故意的,那里面刚刚有闪了一下,吓我一跳。”全小白指指里面小声的回道。

    “有?”铃铛似乎很感兴趣,随即登上之前全小白踩踏的那块石头往里看,边看嘴里边嘟囔都没有啊。”

    “有,有,刚刚我看见有一道光一闪而过。”

    “是嘛?我都没看到啊。”铃铛说着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哎呀,在这儿猜半天,反正没人,我们进去看看好了。”

    铃铛大大咧咧的到门口去踹门,被全小白连忙拦住。

    “铃铛姐,你这样的行为算是强盗行为。”

    “是嘛?那你进去给我开门吧。”铃铛见踹门不行就指使全小白进去。

    “铃铛姐,那里面不有,我怕。”

    “怕,有我呢,快去。”

    全小白无奈只得钻进去开门,等门开了之后,全小白似乎松了口气铃铛姐,里面没人,刚刚可能是我眼花了。”

    铃铛把头探进去,借着月光看确实没有,伸手摸了摸桌子,桌子上面一层的土看来这里也没人住嘛,要不我们就在这儿住下算了。”

    全小白也累了,见确实没人就点点头,随后铃铛翻出背包里的食物,跟着七星和全小白一起吃了起来。

    吃饱饭,铃铛掸了掸木**的土就躺了下来,而全小白变回小白犬卧在铃铛旁边。

    当铃铛和全小白都睡着之后,月光在云中不断的忽明忽暗,而月光照到的一个地方不断泛着阴冷的白光。

    睡的迷迷糊糊之中,铃铛突然听到一阵呢喃,睁眼原来是全小白的磨牙声。刚想安心的睡下,突然感觉不对又抬起头来。

    只见桌脚的一处,在月光的照耀下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而那轻轻的呢喃也是从那边发出来的。

    铃铛推了推还在熟睡的全小白。

    “铃铛姐……”全小白纳闷的强睁着睡眼。

    “别,你听。”铃铛小声应道。

    全小白不再,竖起耳朵听了听,随后也看向了桌脚那边。感觉到那一闪一闪的光,全小白有些颤抖的回道铃,铃铛姐,那边是怪物?”

    “胆小鬼,你算妖啊?”铃铛白了一眼全小白,随即顺着床边下来,从背包里翻出打火石,嗒嗒几声点燃了一根木条,举着木条走了。

    铃铛这才发觉,这是一团不的光团。

    反倒是金铃内的七星惊讶的“咦”了一声,从金铃内钻了出来。

    “七星哥,你认识这个?”

    七星点点头如果没认的话,这个应该是阴魂。”

    “阴魂是?”铃铛忙问。

    全小白也不懂,于是和铃铛都眼巴巴的看着七星,等七星给他们解释。

    “我现在就是魂体,而我是生灵,但是鬼魂和阴魂都属于死灵,只不过鬼魂是因为内心有执念而成为的死灵,就像之前在石塘县遇到的那个鬼母亲。可是阴魂却是想离开却因为外力而无法离开形成的。”

    “喔,那这个阴魂是想往生的,却因为外力阻止了它。”铃铛顺着说道。

    “没,就是这个原因。”

    这时候那团阴魂似乎听懂了两个人的对话,慢慢悠悠的飘了起来。飘到铃铛和七星身前,随即幻化出一个小女孩的模样,嘴里一张一合,一张一合的不说着。

    铃铛大声问道你说,你大点声?”

    “铃铛,你喊也没用,阴魂和鬼魂不同,阴魂是没有意识的,它们只能根据人气来现身,希望能够得到帮助,但是你想特别,它们却不会反应。因为这些阴魂是想要往生的,所以并没有生出有意识的执念,只是却身不由己而已,这样的阴魂不会主动害人,但是普通人若和这样的阴魂生活久了就会生病。”七星阻止了铃铛继续费力的喊,给铃铛解释道。

    “原来如此,难怪这里没人住,估计是这里原本的住户病故了吧。”全小白似乎明白了似的念叨着。

    铃铛转了转大眼睛却说道这也说不定是原因,还有可能是这个阴魂想寻求帮助的时候突然现身,把人家吓跑的也说不定。”

    七星满意的点点头,铃铛现在终于学会分析问题了。以前铃铛从来不关心这些事情,每次任务都基本上用花力气,所以这次虽然失去了魄,可是能让铃铛慢慢的成长似乎也不。

    “对了。”铃铛突然的一声打断了七星的思绪,全小白和七星都看向铃铛。

    “铃铛,对了?”

    “七星哥,你也是魂,你能不能用魂跟这个阴魂沟通啊?”

    “这个不行,它是死灵,我可是生灵。”七星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铃铛的眼神见七星那边行不通,转头看向全小白。

    “铃铛姐,我是妖,不是魂。”

    “我,我是让你凑近了听听它说的,你不是犬妖么?小狗的耳朵不都很灵敏吗不跳字。

    全小白一阵无语。铃铛见全小白不,又给它讲了一遍大道理,从做好事一直上升到了妖格妖品的问题,直说的全小白昏头转向的连忙点头答应。

    全小白凑近了那个阴魂,听着那个阴魂小女孩一张一合的嘴发出的呢喃声音,随后就听见一个一直重复的词。

    可是那阴魂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全小白只听见中间一个重音是人,听不清是人,于是又贴近了一些。

    直到脸都快感受到那阴魂寒冷的气的时候,全小白才听见那个阴魂反复说着的词死人树,死人树……”

    全小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随后抬起头对着铃铛说道铃铛姐,她说的是‘死人树’,听起来好恐怖的感觉。”

    “死人树?这是树?”铃铛疑惑的看向一向见多识广的七星。

    七星摊开手这个我也不,我以前倒是听过‘食人树’,可是从来没听说过‘死人树’。”

    “那咱们办?这‘死人树’找?”铃铛正说着,那个阴魂又化作光团飘回了那个桌脚的地方,继续一明一暗的闪着,仿佛刚刚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般。

    WWW我是整齐的分割线WWW

    感谢呱呱的评价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