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铛和全小白进洞之后径直来到寒冰洞的最后一层,此时躺在冰**的七星正散发着微弱的光,持续了一会儿之后,光芒逐渐暗淡下去,随即那光汇聚到头顶,从头顶的百会穴飘了出来又逐渐变为人形。

    “七星哥,感觉怎么样?”铃铛连忙跑过去,朝着七星的魂问道。

    七星伸展了一下身体:“感觉不错,终于有融为一体的感觉了,之前总是飘飘的,好像有股外力就会从魂之中分离出去一般。”

    “那就好。”铃铛说完朝水步月亲昵的道了谢:“谢谢水步月姐姐。”

    “铃铛,又没大没小的,喊水坛主。”七星在一旁说道。

    “没事的,铃铛是咱们九霄山最小的孩子,而且是从怀抱的时候就在九霄山长起来的,大家都没把她当外人,不用那么严苛,没人的时候喊什么都一样。”水步月笑了笑,原本就美丽的面容,如同绽放的花朵一般的娇艳。

    “水步月姐姐,今天辛苦你了,那我就带我哥回去了,一会儿还要去拜见天尊他们。”

    “你们去吧,我一会儿也会去天尊那。”水步月手抬起来拍拍铃铛的肩膀应道。

    “水坛主,那我们先告辞了。”七星朝水步月拱了拱手,随即钻进铃铛的金铃内。

    铃铛朝着水步月挥挥小手:“水步月姐姐,一会儿见。”

    出了医疗坛,铃铛朝着九重天的方向走去。不过到了九重天之后,只有七星的魂单独进去面见总坛主十方天尊,而铃铛和全小白则留在九重天的山门之外。

    “铃铛姐,你不跟着上去吗不跳字。

    “总坛主可不是谁都能见的,我在九霄山上这么久,也就见过几次而已。”铃铛用木枝戳着土地说道。

    “对了铃铛姐,之前说要出去找魄,天下之大,你们这不是等于大海捞针吗不跳字。

    “我们九霄山有一个卜卦台,里面是山上的一个最神秘的人,连十方天尊我都见过几次呢,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个神秘的人。就是他帮七星哥占卜出了散魄的方位。”

    “那凭你一个人去找不是很辛苦吗?干嘛不让九霄山的人按照占卜出来的方位全部去找,这样不是会快很多吗不跳字。全小白不解,这样一个个搜集要到什么时候,虽然铃铛的金铃不像太乙剑那样有时间的限制,但是越早找全不是越好吗?

    “这没办法代劳,七星哥的这些散魄必须要七星哥自己亲自确定具体方位。”铃铛耸耸肩,她也想偷懒,可惜偷不成。

    “我们之前从卜卦台那里只能得到一个大致的位置,而且每次只能推算到离九霄山最近的周围的散魄。例如这次,这次收集的两枚散魄,一枚在你这儿,另一枚在那个后山,但是我们获得的信息就是安平镇和石塘县这两个地方,具体在哪就要靠我和七星哥去搜寻了。”

    “原来是这样啊!”全小白不住的点头。

    铃铛又继续说:“这还不算什么,这两枚散魄的位置是离九霄山最近的两枚,是根据七星哥的魂算出来的,但也只能算出大致位置,到了近处就只有靠七星哥魂与魄的感应了。而要找到下一枚的话,就要根据固魄之后的七星哥的魂来搜寻更远的位置,所以只能我带上七星哥去找,就算别人帮忙也要带我一起去,因为我的金铃拿不下来。”

    铃铛认真的给全小白解释,全小白这才知道,原来事情并非他想像的那么简单。

    一人一妖这么聊着的同时,七星的魂已经进入了总坛九重天之内,十方天尊正在等候着七星。

    “天尊,我回来了。”七星朝着十方天尊行了个大礼。

    “七星,此番顺利获得两枚散魄,铃铛那孩子收获如何?”

    “回禀天尊,铃铛这次又学会了几个驱魔坛法术,并且使用过一次凝神决。”随后,七星把铃铛如何救治齐书生,以及三尾赤狐炽柔化妖丹救治的事情讲了一遍。

    “哦?如此说来,铃铛居然已经可以使用这么繁杂的手印了?”十方天尊手捋长髯不住的点头,随即手中掐算:“那赤狐原本有一劫会烟消云散,这次倒是种了善缘,也算是好结果了。这次因为是最简单的,所以才让铃铛去磨练一下,不过我没想到,你们会遇到三尾赤狐和鬼母子,不过你们这次做的不错。”

    “谢天尊夸奖,可是铃铛跟着我学,真的不要紧吗不跳字。

    “不妨,不妨,你教她就是了。”十方天尊微笑着点点头,随即朝七星挥了挥手:“你去吧。”

    七星再次行了礼,这才出了九重天。

    在九霄山是没有混坛的学员的,每一个坛都是按照学员测试出来的结果,最适合学哪一种法术而分的。

    每一个坛其实就相当于一个派系,只不过这些派系都属于九霄山管罢了。

    七星和冬夜当初就是经过测试,最适合学习驱魔坛的法术,所以才留在了驱魔坛,而铃铛因为年纪太小一直没有学法术,而测试也要等8岁之后才能进行,所以铃铛开始牙牙学语的时候就只是跟着练基础。

    直到有一天,铃铛偷偷去驱魔坛连接的隔壁山峰所在的召唤坛去玩儿,当时召唤坛正在授课,铃铛从小就到处跑,谁都不在意她,见她来玩儿也就没多加阻拦。

    当时教授的是如何召唤和召唤兽的选定,铃铛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半节课之后居然有样学样的打开了手印,可是似懂非懂的她却选了一只模样可爱的兔子。

    这只兔子生性胆小,攻击能力很弱,法术能力也一般,唯一的优点就是可爱,进阶之后化为人形就更是可爱柔弱的让人没办法下手,可是遇到真正的敌人谁还管你可爱不可爱呀,可是铃铛当时才5岁,哪会挑什么召唤兽,结果就挑了一个外型好看的。

    后来,再上课的时候,铃铛献宝似的把那只兔子召唤出来,惹得召唤坛的坛主惊讶不已。要知道,正式学习的弟子听了几堂课都未必能召唤出来,虽然铃铛挑了一只非常没用的兔子,但是那份天资是不可忽视的,之后,召唤坛的坛主就跑去驱魔坛,和当时还是学员的七星说起了这件事情,希望七星让他来教导铃铛。

    于是铃铛就成了召唤坛的学员。

    到了铃铛8岁的时候,每个来九霄山上要做测试的都是九霄山的管理负责,可是那个时候,九霄山的管理因为在伏魔战中牺牲,便由代替了上代管理的元素坛前任坛主墨崇山测试铃铛。

    当墨崇山测试过后却发现根本没办法判断铃铛应该的归属,虽然铃铛已经在学习召唤坛的法术了,但是依旧没办法判明,于是就上报给了十方天尊。

    十方天尊亲自测试了铃铛,发觉铃铛的特性很奇怪,似乎不论学哪种法术都可以,于是十方天尊没有直接告诉铃铛,而是说铃铛适合召唤坛。

    直到这次七星出事,十方天尊才把七星的魂喊到了九重山,并告诉他可以教授铃铛驱魔坛的法术。现在离散魄飞溅已经一月有余,之所以花费了这么久时间才开始寻找,一则,卜卦台要占卜七星的散魄的位置,二则就是七星在秘密的教授铃铛驱魔坛的法术。

    听了七星这次的汇报,十方天尊点点头,他果然没看错,铃铛确实很快就学会了驱魔坛的法术。

    七星出了九重天,来到山门外,朝着在外面聊天的铃铛和全小白喊了一声:“我们回驱魔坛吧,随即往索桥的位置飘去。”

    铃铛站起身也连忙跟了过去。

    “七星哥,天尊都和你说什么了?”铃铛好奇的问道。

    “问我,你有没有好好学习法术。你看人家元素坛的坛主,只比你大一岁,人家都是坛主了,你看你,才只能召唤4只低阶召唤兽。”七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

    铃铛扁着嘴,不服气的嚷嚷着:“谁说的,丝丝虽然不是神兽那般超阶的召唤兽,但也是高阶的呀。”

    “对,可是你有个高阶的却不能用,每次用完都有副作用,那算什么本事啊?”

    听见七星这么说,铃铛没词儿了,低着头回道:“好啦,我好好练就是了嘛,哥你啰嗦死了。”铃铛抱怨之后,随即又笑了起来:“七星哥,咱们快点走,悠悠姐说给咱们准备了豆沙包。”

    “知道了,什么都挡不住你吃的热情。”七星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加快了速度。

    还没进驱魔坛的大门,铃铛就喊开了:“悠悠姐,我们回来啦!”因为这里的坛主是七星,铃铛又都是住在这里的,虽然每个坛的学员本来应该住在自己坛里,但是铃铛比较特殊,在婴儿的时候就住在驱魔坛,现在哥哥又是驱魔坛的坛主,所以并没有搬到召唤坛。

    更何况,召唤坛与驱魔坛只有一桥之隔。

    而在坛内的曲悠悠听见铃铛欢快的声音,连忙整理了一下衣着朝着门口迎了出来。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