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看来你真抢了人家的孩子啊,牛皮大,你不说的话我就放了这女鬼。”铃铛听见牛皮大恍然大悟的样子,叉着腰在一旁威胁道。

    “我说,我说。”牛皮大这才把昨天的事情交待了一遍。

    因为铃铛之后又去帮助齐书生耽误了一些,而牛皮大带着徒弟烧饼就一路先来到了这个石塘县。

    恰遇知县罗汉果张贴告示,希望找一位好的风水。因为知县家的老太爷病重已久,近日来更是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城内外的大夫都已经束手无策叫知县罗汉果帮老太爷准备后事。

    所以罗知县就想事先找个好地方安葬老太爷。

    贴榜那天牛皮大和烧饼正好看见,于是为了骗些钱财,牛皮大就扮作懂风水的驱魔师去了罗知县的府邸。

    牛皮大对罗知县吹嘘,不仅懂得风水,并且能够驱魔辟邪,可以让老太爷以后不受妖魔邪祟的侵害,还能保罗知县步步高升。

    知县罗汉果一听自然高兴万分,连忙让牛皮大推算。然后牛皮大就指点了后山破庙后的一块地。

    罗汉果觉得事不宜迟,连忙派人去修墓地。可是在挖坑的时候,却在下面挖出一个古棺木。牛皮大看见古棺木之后,原本想叫人把棺木挪开。

    可是谁这副棺木大概年代久远,而且没撬对位置。往上抬的时候,竟只打开了棺木的盖子。

    打开棺木之后,刮起了一股怪风,但是谁都没在意。

    再往里看的时候却这是个母子同棺的棺木,只是奇怪的是,母亲的尸身早已经化为一堆白骨,可是小孩却身体完好无损。

    牛皮大料定小孩身上一定宝物所以尸身完整。知县罗汉果听说之后起了歹念,想要拿了宝贝给家快不行了的老太爷用。

    不过牛皮大对知县罗汉果说要明日正午才是好时候,否则会惹得天怒人怨,并且会有横祸发生。所以必须要在正午十分,并且要去人最密集的广场才能拿出那件宝贝,这才有了开始一队人出行的事情。

    “喔,这么说,那女鬼的孩子现在还在广场?”铃铛听完之后问道。

    “他说谎,那根本不是我的孩子。”女鬼说着一指旁边的一个棺木我开始也以为我的孩子在这里,可是我把棺材带才,里面的根本不是我的孩子。”

    “棺,棺木,你已经把棺木带进来了,那你把里面的人样了?”牛皮大看见那具棺木之后惊慌的问道。

    “那里是谁?”铃铛说着朝全小白使了个眼神,全小白走用力一掀,里面露出了一张脸惨白惨白的,还挂着黑黑的眼圈。里面躺着的是一个穿着十分古旧的衣服的小孩子。

    “额……”铃铛歪着头看了看觉得里面躺着的这位十分的眼熟,用手把那脸上黑眼圈擦了擦,脸上那些白色蹭下去一点随即喊道这不是你那个叫烧饼的徒弟吗不跳字。

    “是呀,我可怜的烧饼啊,就这么被女鬼给害死了。”牛皮大突然哭天抢地的叫唤起来。

    “他没死,我从来没害过人,他只是吓昏了。”女鬼说完又恶狠狠的瞪向牛皮大还我孩子,还给我孩子。”

    因为女鬼被缚灵锁捆着,牛皮大大着胆子回道还敢说没害人,刚刚下来那么多人都不见了。”

    女鬼见铃铛和七星都看,幽幽的看向一块大石头我真的没害过人,我只是想要回我的孩子,那些人都被我吓昏之后关在那边石洞后面。”

    铃铛见女鬼说的诚恳便点点头,随即朝着牛皮大问道牛皮大,这个女鬼的孩子你给弄哪去了?”

    “我不。”

    “是吗?那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可不管了。”说着抬手朝着缚灵锁而去。

    “别,小姑娘,小女仙,那只小鬼确实是我抱走的,但是你听我解释,我是真的不他现在在哪,你说我藏一具尸体有用呀。”牛皮大似乎很委屈的朝着铃铛赶紧解释。

    “好吧,限你一炷香的把事情交待清楚。”

    牛皮大点着头连忙说。

    昨天,他把女鬼母子的棺木打开之后,发觉里面的小孩子身体完好,便料定小孩的身上一定有宝贝,于是带着小孩的尸体去了义庄。不过知县罗汉果在胖师爷胖大海的建议下,派人帮助牛皮大守在义庄。

    不过牛皮大本来也没想着跑。牛皮大只是想着,这次把宝贝找到,拿走真的,再放个假的进去交差。

    晚上的时候,牛皮大谎称需要作法镇邪,所以叫罗知县派来的人都守在门口。

    就这样,牛皮大打着灯在小孩身上找宝贝。只是找了好久都没有宝贝,于是脱了小孩儿的衣服一点点翻找,后来终于在小孩尸体的口中了一枚珠子。牛皮大走南闯北的行/骗,也见过一些市面,料定这颗就是定魂珠,连忙擦干净把定魂珠装进了的袋子。

    只是没想到,定魂珠拿出来之后,牛皮大正和烧饼幻想着以后有了这宝贝就能够支撑一段了,谁身后的小孩儿居然坐了起来。

    那小孩坐起来之后一跃跳了起来,牛皮大和烧饼吓的连忙想跑,可是一想,外面有守卫,万一抓他们去见官就糟了,又连忙去捉,可是小孩儿大概是因为害怕,把牛皮大和烧饼打了一顿之后从窗户蹦了出去。

    而外面的看守听见里面的打斗声连忙询问,牛皮大眼看要被识破了。没办法,只得把定魂珠藏好后,就叫烧饼穿上了小孩的衣服又画了脸,装成小孩的尸体躺在了小棺木里。

    牛皮大应对完守卫,告诉烧饼不要乱动,真的珠子先拿走,中午会拿个假的珠子当定魂珠,在广场上从烧饼身上拿出后,打算现场给知县演示完取珠子的过程之后把假的给县官,再伺机带烧饼逃走,随后就离开了。

    然后就发生了铃铛他们看到的那一幕,原本他们就是去广场取珠子,没想到突然出现了深坑。

    “哥,难道那孩子复活了?”听过之后铃铛疑惑的看向七星。

    “应该不是复活。”七星摇摇头。

    “那会是原因?”铃铛追问道。

    “这个让我来解释吧。”女鬼叹了口气。

    女鬼原本是一户殷实人家的女儿,只是在娶了一位娇美的妾之后,便无意再理会她了,十分苦闷的她便带着出门散心,却不想被人暗害落入湖中,连同幼小的孩子一同葬身湖中。

    因为当时是坐在马车内落水的,所以很快就被打捞了上来。虽然对她已经没有感情了,但是对于这第一个还是比较疼爱的,便给孩子放了一颗定魂珠,原本是希望孩子能够有一个安稳的来世。

    并且,为了孩子在黄泉路上不孤单,就把母子俩葬到了一起。只是不是谁选定的风水宝地,那里的灵气确实充足,但是太过充足的灵气让定魂珠过度发挥了作用,所以孩子反而因为定魂珠,所以魂魄无法离开身体而成了僵尸。

    “可是你又没有定魂珠,你的身体早已经化为白骨了,为你还不肯离开呢?”铃铛虽然觉得女鬼也很不容易,但还是不解的问道。

    “铃铛,这个我懂,可怜天下父母心呀!她是因为孩子不能好好的安息所以没办法离开,因为有了执念,才纠缠成了鬼。”七星伸手拍拍铃铛的脑袋回道。

    “唉,你真是位好母亲,我都不我父母在哪,是生是死,为把我丢下,我都没有亲人。”铃铛突然感触的说道。

    “傻铃铛,谁说你没亲人,我不是吗不跳字。七星突然敲了一下铃铛的头,语气略带愠怒的说道。

    “七星哥。”铃铛抬头看了看七星,随即笑开来嘿嘿,对,你就是我亲哥。那,七星哥,我们帮帮她吧。”

    “好。”

    “对了,我们帮你也要先出去,这里要上去?”铃铛朝着女鬼问道。

    “这里的大洞其实是通往城外的,你们真的要帮我找我的孩子?”女鬼没想到捉住之后没有一下子让灰飞烟灭,反而要帮找孩子,有些迟疑的问道。

    铃铛点点头我们帮你找孩子,但是你要把那些人都放了,而且找到你的孩子以后我可以帮你们超度,这样你们就不会再留在这里受苦了。”

    女鬼有些激动,她也真的不想留下,但是放不下孩子,听铃铛说可以帮和孩子一同超度连忙跟铃铛和七星道了谢。铃铛把缚灵锁解开,女鬼一挥手,挡在石洞前的石头便移开了,里面的人还都在昏迷着。

    铃铛让女鬼先离开,约定在城外见,随后拍醒了这些人。而牛皮大和全小白也抬着装了烧饼的棺材往上走。

    出了地洞之后,牛皮大和全小白抬着小鬼的棺材,还有之前掉下去的人到衙门口汇报,铃铛则先去找女鬼。

    将烧饼口中的那枚假珠子交给罗知县,全小白也领了奖赏,牛皮大说要把小鬼抬到后面去超度。罗知县已经得了宝珠,而且下去的人也都完好无损的了,哪还管牛皮大处理,挥挥手便叫牛皮大退下了。

    牛皮大和全小白抬着棺材出了县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烧饼叫起来,这才一起朝着城外,铃铛、七星和女鬼的位置集合去找小僵尸。

    WWW我是感谢的分割线WWW

    筱筱谢谢这么多人的支持和帮助,谢谢溪边的福。今天月末,离放假又近一步了哟!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