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司徒皓的婚事

皇宫中,锦绣宫内

绣锦宫是司徒皓亲生母亲祁妃的寝宫,老皇帝正和祁妃执子下棋,祁妃是老皇帝除了皇后外最为宠爱的妃子,当然不止因为她的美貌过人,祁妃年轻时就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当时老皇帝还不是皇上,便倾心于祁妃,后也是因为祈妃的帮助经过艰辛万苦才得到如今的位置。

至于为什么祈妃没有理所当然的成为皇后,主要是因为她不想夺了皇帝当时正妻的身份,这也是天下人对祁妃最为赞赏的一点,对于她的直接守礼,和宽容大方,才能得到皇帝的多年恩宠。

此刻的祈妃已经步入中年,却难以掩埋了她那倾城绝色的面容,她纤手执了白子,蹙眉沉思,不理会老皇帝笑吟吟的目光,然后伸手便落了子。

看了祁妃最后一枚子,老皇帝哈哈哈大笑,说道:“今日朕赢了你一局,这下打平了!”

原来是老皇帝之前已与祁妃下过了一局,还给输掉了,如今扳回一局挽回了面子,祁妃无奈笑着说道:“皇上可是天下之主,这样子像个小孩,也不怕被人看见了去。”

老皇帝让人收拾了棋盘,然后拉住祁妃的手,温声道:“自从朕当了皇帝,也就你敢赢朕,而朕在你这也才能得到真正的放松和舒心啊。”

听到这话祁妃神色一顿,坐在皇帝身边,看着他叹气说道:“所以当初我就劝你别当什么皇帝,你偏不听,如今就再也没以前那么自由自在了。”

祁妃这话让老皇帝想起过往,确实,得了天下却没了平民般自在的生活,以前他是匹困不住的马驹,可为了天下苍生,他必须单起担子,所以才会有如今的国泰民安,天下太平,而祁妃是陪了他十几年,在他心底已经是独一无二的妻子,祁妃说他失去了自由自在,而他也清楚祁妃自己心中也压抑了很多年。

他紧紧的握住祁妃已经出现皱纹的手,感激说道:“还好这些年,有你在身边,不然我也走不到今日。”

祁妃笑着回道:“这么说起来你还不是一直陪着我来着?只不过现在老了,我只担心皓儿。”

老皇帝听后哈哈笑起来,但往事有美好也有忧愁,祁妃虽然深明大义,是一名奇女子,却在深宫中也待久了,所以心中也会为自己的儿子司徒皓作打算,奈何司徒皓性情竟与自己年轻时相似,对官场厌恶,所以倒是费了她不少心力啊。

“朕倒是知道皓儿近几日常往护国公府跑,好像是去听夙羽那小儿子讲故事去了。”老皇帝沉吟。

祁妃脸色一变,低斥了一声:“听故事?简直胡闹!”

老皇帝也清楚祁妃心中的担忧,他自个也对这件事挺在意,说道:“夙羽这小儿子讲的故事可不一般,不止皓儿会去,连北宫鹄在这之前就去了多次。”

“是吗?”祁妃感到惊讶,她疑惑:“是故事好听吗?为何……”

“所以我一直说你聪明,”老皇帝笑道,“皓儿为何去我不知,但之前朕调查过北宫鹄经常去护国公府找那小侯爷,说是有什么,嗯……短袖之辟。”

被一个皇帝这么说,夙璃指不定在哪自杀了去,将着带上北宫鹄,反正他也没脸了。

祁妃一脸震惊,想到这事脸不禁泛红起来,但神色十分担忧,她说道:“你说皓儿不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