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兽统领看了看骷髅统领带着些笑容的脸颊,心中知道对方并没有将自己的话听进耳中去,此番这些话也不过只是纯粹口头上的敷衍了事为了应付自己罢了,大概也就是随口说说这样的情况。

但半兽统领心中明白自己接下来将要说出的那些话却是绝不能让外人听见一丝半毫的。所以在几番思量之后,他不禁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副肃穆的表情,向着骷髅统领悄悄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房间中的外人全部都赶出去。

骷髅统领诧异的瞟了一眼半兽统领脸上的神色,心里不由得感到微微地诧异。他却是没有想到对方这次将要说出的话似乎真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

但他身为一族之主中的最高领导人,虽然平时不怎么管理行政处事,但一些相应的知识和思维反应能力却是不弱,所以立即就会意了半兽统领的意思。虽然心中仍然有些不解和疑问,但还是向四周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周围服侍和伺候他们两人的奴婢侍女一一退下,道:“你们都先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

周围的奴婢和侍女们闻言都乖巧的快速退了下去,让这所房间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认真的看向半兽统领,骷髅统领脸上神色也渐渐地严肃了起来,道:“这所房间虽然不是什么绝密之所,但也胜在清净无人。此番无关旁人皆已退却,以吾等之力遍观四周,当是没有何人可以打搅。世兄若有何事,当可放心直言,无甚可忧。”

半兽统领听了骷髅统领的话,却没有立马回答,而是闭目沉思的片刻,直到过了半响方才重新睁开眼睛,就那么直愣愣地看向了骷髅统领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从牙缝中艰难无比的缓缓吐出了两个字:

“血盒!”

这两个字仿佛是拥有了万斤重量的无匹巨锤,一下子狠狠地敲打在了骷髅统领的心坎之上,让他在瞬间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双眼圆睁,嘴唇大张,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词语一般。原本安稳坐在椅子上的身体“噌”地一声就从上面站了起来,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的死死盯着半兽统领的脸庞,就好像看见了什么本应该早已消失灭绝变成化石的史前怪兽活生生地跑到了他的面前,正对着他大声的叫唤着什么似地!

当半兽统领口中吐出“血盒”两个字的时候,骷髅统领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从板凳上迅速的站了起来,用右手不断的点指着半兽统领的身体,结结巴巴地质问道:“你、你、你……你刚才在说什么?”

半兽统领没有丝毫要回避骷髅统领目光的意思,反而与对方的眼睛直直地对视着,缓慢而又沉重的重复了一遍,道:“我是说‘血盒’!”

得到了半兽统领确定了的答案,骷髅统领的身体不由得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有些秃然的坐回到了身下的椅子上,微微低着头,似乎在郑重的思考着什么。

皇冠足球指数这个消息对于骷髅统领来说委实过于震撼和惊怖了些,在半兽统领说出来的那一瞬间便将他给震在了当场。此番一得到确认自然是要好好地考虑思索一番,这样重大的事情可是不好处理啊!一个不小心……

而见到骷髅统领这幅模样的半兽统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稳稳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饶有兴趣的不断打量着对方的神态,也不知道脑海中在想些什么,似乎骷髅统领那样的一番表现全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你……”缓缓地睁开眼睛,骷髅统领终于从漫长的沉默之中抬起了头来,打破了长久的平静,率先说出了第一个字、第一句话,道,“……‘血盒’之事乃我不死族绝密,向来只有我们代代相传的三大至高者才能够有资格知晓。那么你了?”

皇冠足球指数骷髅统领的瞳孔慢慢地收缩了起来,变得只有针尖般大小,并且里面蕴满了足以令任何人感到心寒的恐怖杀气,一字一顿的厉声道:“——告诉我,身为妖族力量最高代表着的你是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事情的?”

他的声音越来越寒、越来越冷,就仿佛从九幽冥域吹出来的幽魂鬼气,带着一股能够冻结灵魂、冰封一切的刺骨森寒,森冷冷地凄寒无比,让人感到全身战栗。

皇冠足球指数“虽然半兽兄武力强横,妖法无边,实乃纵横天下一等一的豪杰高手,就算吾也达到了同级别的‘地级’境界,却也要自认为比世兄差上少许,但是……半兽兄也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我们不死族的首府都城,其中达到‘地级’境界的存在可不止吾一人而已!半兽兄虽然妖功高强,比吾厉害分毫,但想要击败我却也要费上不少的时间。相信到那个时候吾族的其他‘地级’高手们也能够赶来此处了……”

皇冠足球指数虽然身体仍然坐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可是骷髅统领全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摄人心魄的骇人气势,仿佛有一股股无形的旋风在他的身旁延伸了出来,在这个房间之中不停地旋转环绕着,吹动了周围所有的家具和饰品器物摇晃不停。恍惚之间仿佛有种处身冥域,于万魂千鬼间观其摇曳飞舞的朦胧错觉。

皇冠足球指数“希望半兽兄能够行个方便,将‘血盒’的事情给我不死族一个交代,不然今日我就算是拼着受伤和暴露一些东西也定要向半兽统领好好地讨教一番了……说不得今天也要将半兽兄强行留下来了!”

望着对方森寒冷酷的无情双眸,看着对人悚然惊骇的迫人气势,半兽统领公孙青阳不但没有丝毫的紧张和害怕,反而还轻轻地、无声的微微一笑,翘了翘两边的嘴角,冲着骷髅统领笑了起来。

皇冠足球指数骷髅统领的眼神中除了森寒和无情之外又多了一抹疑惑和惊疑。

“骷髅兄,你觉得我是一个很傻很傻的白痴笨蛋吗?”在骷髅统领森寒疑惑的眼神中,半兽统领突然说出了一句看似与“血盒”风马牛不相及的毫无关系的问题来。

骷髅统领眼中的寒冷和敌意一点一点地淡了下来,而那抹疑惑和惊疑的味道却是愈来愈重。面对半兽统领那句看似有些无聊的问题,骷髅统领只是无声的摇了摇头,但却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直直地盯着对方。

皇冠足球指数洒然一笑,半兽统领继续用他那不紧不慢的悠闲语气缓缓解释道:“既然骷髅兄你自己也知道我公孙青阳不是一个白痴傻瓜,那么你认为我如果没有充足的理由来说服你的话,会那么笨的主动在你面前暴露这个可能会要了我性命的事情吗?

骷髅统领再次表示明白的摇了摇头,但是他眼中的敌意和森寒虽然缓解和降低了许多,却仍旧没有完全消褪,还带着淡淡地戒备望着对方,只是微微点了下头,表示自己很清楚这些,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看着骷髅统领的这一番表现,半兽统领公孙青阳慢慢地收起了他悠闲轻松的表情,有些严肃凝重的对着骷髅统领认真的道:“我之所以知道这些,全部都是因为……因为我妖族秘境‘赤血洞’中的圣……告诉我的啊!他……说需要这件东西!”

这番话半兽统领说得除了郑重和严肃之外,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异情绪在里面,并且话语也断断续续地,有些不连贯衔接的断续,中间每当说道有些什么什么地时候总是有意识的停顿断续了一下,仿佛其中的内容有许多隐晦和估计地方使他不愿意说出来一般。

皇冠足球指数但即使是如此,这番话仍旧是让骷髅统领心中的感觉震动不小,再一次失态的从座位上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目圆瞪,用自己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半兽统领的眼睛,希望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些什么似地。

皇冠足球指数但是他所能看见的唯有真诚和一切认真的凝重,却是没有丝毫说谎欺骗的意思。

虽然达到了他们这种修为等级之后,不管做什么样的事情都可以将其做的很好,只要肯浩心力、心神,那么一般人是绝对无法看出什么的。但虚假的永远都是虚假的,除非你是专精于欺骗和虚假这一方面的特长,否则同级别的存在依旧是可以从中看出些微的差别来。

让骷髅统领心惊和震撼的是,无论他怎么观察瞧看,都无法从对方的眼里和身上看出丝毫的破绽和虚假的信息。而这也就代表了对方的确没有丝毫的撒谎和欺骗的行为。

皇冠足球指数可是这样的情况却是让骷髅统领心中更加的惊骇和惶恐。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倒是宁愿对方说的全部都是假话和谎言也不希望刚才听的东西都是真实的。

“难道你说的都是真的?”骷髅统领的脸上流露出难以形容的复杂表情来,苦着脸涩声道,“赤血恶……他真的能够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