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引蛇出洞

“到了加拿大之后,我就开了间餐馆……”吴宇继续向我们诉说他的往事——

我念完初中后,就没有再念书了,没多少文化,连二十六个字母也不全认识,英语就只会说“虾佬”。我本以为到了加拿大之后,会因为不会英语而为生活带来很多不便。可是到步后我才发现原来一句英语也不会,对生活其实没有多大影响,不会粤语反而更麻烦。

我刚到那里的时候,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就向当地的华人移民服务机构求助。可是帮忙我的社工只会说粤语,我们都听不懂对方说什么,最后竟然要一个会说国粤语的当地西人帮我们做翻译,这事后来经常被我们当作笑话。

虽然到现在我还不太会说粤语,但基本上能听得明白,所以对生活的影响不大。不过,我虽然渐渐习惯了当地的生活,但小浩却一直都没能习惯,直到快上完中学还是老向我抱怨这不好那不好,尤其是经常说周围的人都对他很不友善。我还听他的班主任说,班里的同学都不太喜欢他。

老实说我觉得在加拿大,不管是华人还是西人都比国内要友善得多,最起码我的汽车在路上坏了,路过的司机肯定会下车问我要不要帮忙,那怕他正在赶时间。在国内这种事不是没有,但恐怕不多见。所以我想,不是别人对他不友善,而是他不懂得交际。阿采死得早,这孩子是我一手带大的,他的脾气我很清楚,我这当爸的也觉得他很不好相处,更何况是别人。

那边的学校跟国内不一样,不会只重视学生的成绩,反而更重视学生的家庭及成长。他的班主任专门找了几个人跟我一起谈过这事,其中竟然还有个心理专家。专家说他母亲早死,而我对他又过分溺爱,所以养成了他自私、自卑但又霸道的性格。还建议我尝试让他过独立的生活,不能让他过分依赖我,否则不利于他的成长。

西人做事的方式跟我们很不一样,我们总是想把儿女留在身边,但他们却喜欢让孩子自己照顾自己。虽然我很想把小浩留在身边,但是专家所说也有道理,我不可能让他一辈子待在我身边,因为我总有一天会老,总有一天会死掉。所以他上完中学后,我就想让他到其它省份升读大学。

可是,我当问他想到那里上大学时,他竟然说想回国内上大学,而且他选择的大学还是在我们家乡附近。开始的时候我是十分反对的,可是他却很坚持,说国外的人都不友善,一定要回国内上大学,不然就不上大学。我拗不过他就只好答应了,反正叶真大师说神器能镇压婴怨百年以上,而到现在才过了十来年,所以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唉……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这话说得没错,做了坏事终究是会有报应的,再怎么躲也躲不过。春节时小浩还回加拿大跟我一起过,当时他还生龙活虎地跟我在家门前铲雪,没想到才过了个把月,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具满身遍布伤痕的干瘪尸体……

从吴宇的叙述中,我发现了不少有价值的线索,但也有不少疑问。譬如校方对此事实行严密的消息封锁,其他四名死者的家长均尚未得知儿子的死信,为何远在加拿大的他却会这么快就知道?我就此对他表示质疑,他叹息道:“为了培养小浩的独立能力,我听从心理专家的建议,尽量不跟他联系。不过,虽然我们很少通电话,但并不代表我完全不知道他的情况。因为他是用我的附属卡,所以我能查到他的每一笔消费,我就是靠着这些消费记录来猜测他在国内的情况。当发现他三天也没用过附属卡时,我就给他打电话,打他租住的房子没人接听,打他手机也一直关机。我觉得很不对劲,就打学院的电话,向他班主任了解情况,可是对方却一再支吾其词。这时我意识到肯定是出事了,于是就马上坐飞机过来。没想到到步之后,我见到的只是他的尸体……”他的双眼隐隐泛起泪光。

皇冠足球指数“你终日在学院里是为了找出凶手,为儿子报仇?”我问。

他轻轻摇头:“我的确是在找凶手,不过我只是想为自己赎罪。”

“赎罪?为什么要赎罪呢?”蓁蓁好奇地问。

他苦笑着说:“可能你们不会相信,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要为小浩报仇,因为我心里明白,真正害死他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我这个父亲。都怪我当年财迷心窍种下了恶因,现在才致使他为我承受恶果,所以真正害死他的人是我。”

“这也不能怪你啊,你不用太过自责。”蓁蓁安慰道。

“不是,你们不明白当中的因果,小浩的确是被我害死的。”强忍的泪水终于从他那沧桑的双眼中涌出。

“凶手所用的凶器,就是你当年用来镇压婴怨的古剑?”我想我已经明白他所说的因果了。

皇冠足球指数他惊诧地看着我,徐徐点了下头:“没错,小浩就是被我埋下的神器杀死的。”

“你为何如此肯定?”我又问。

皇冠足球指数他无奈苦笑:“当年我埋下神器和宝塔时,理南学院还没兴建,而为了培养小浩的独立能力,我让他自己选择学校。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所选择的学校竟然就建在我埋藏宝塔的地方。报应,一切都是报应,苍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经作孽的罪人……”

虽然他神情哀伤,但我必需向他了解此事的来龙去脉,于是提出疑问:“虽然学院建在你埋藏古剑的地方,但这并不代表凶手就一定是用它来杀人,你凭什么认定凶器就是你埋藏的古剑呢?”

皇冠足球指数“就凭小浩干瘪的尸体……”他说完这句后,花了点时间来平复心情,然后才向我们讲述当中的因由——

叶真大师施法镇压婴怨时,跟我说必需用活人的鲜血才能激发神器的灵性。他本来打算用自己的血,不过他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我怕他会受不了,所以就提议用自己的血。他也知道自己力有不逮,就跟我说血不用太多,让剑身沾上一点就行了。我以为他的意思是用神器割开皮肤,使剑身沾上一点血,于是就把神器拿起准备割自己的手腕。可是,他突然很慌张地把神器抢过去,心有余悸地跟我说:“你差点就没命了。”

我见他如此紧张,便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向我解释道:“这神器并非寻常之物,不但带有魔性,而且沾血即活。刚才你若用它划破肌肤,不消片刻它就会把你全身的血液吸光,不留一滴。如此一来,你还能活吗?”听他把眼前这把其貌不扬的古剑说得如此神奇,我心里只是半信半疑,不过片刻之后我就完全相信了。

皇冠足球指数我听从他的吩咐,到厨房拿来了菜刀,划破手腕流出一碗鲜血交给他。他把鲜血倒在神器上,我本以为鲜血会沿着剑身流到地上,可是实际上鲜血在沾上剑身的那一刻就瞬间消失了,像是落在烧得快要融化的铁条上那样,一沾上剑身就立刻蒸发,根本没能流到地上去。

他跟我说,要是我刚才直接用神器割破手腕,我全身的血液瞬间就会被它吸光,马上变成一具干瘪的干尸……

“所以,你看见儿子的尸体后,马上就肯定他是被你当年埋下的神器杀害的?”他的叙述已经给我答案,我这只是想确认一下。

皇冠足球指数他点了下头:“没错,当我看见小浩的尸体时,我就知道他是被我害死的。而且,我还知道陆续会有人被神器杀死。”

皇冠足球指数“为何这么说?”我又问。

皇冠足球指数“当年叶真大师跟我说,神器具有魔性,如果使用不当是会使人迷失心智。开始时我还不太相信他的说法,但当他把我的鲜血倒在神器上时,我就完全相信了。因为在那一刻,突然有大量零碎的记忆片段在我脑海中涌现,我还莫名其妙感到烦躁和愤怒,甚至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他告诉我,血液能承载记忆,附在神器上那些恶灵的零碎记忆会使我性情大变,甚至占据我的思想。他在事前给我喝宁神茶,就是为了保住我的心智。”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他还告诉我,神器的魔性极深,就算自身的血液没有落在神器之上,单是长期留在身边也很容易受其魔性操纵。所以,一路上他都得以灵符把神器的魔性封印,要不然还没到我家,他就会失去常性到处杀人。”

我想我已经明白这宗案子的来龙去脉了,吴宇当年所埋的古剑被凶手意外发现,凶手因为不知道古剑的厉害,所以被其操控并在学院里随意杀人。而吴宇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终日在学院里溜达,以求找出凶手。倘若事实果真如此,那么我就能猜到凶手是谁了,于是便问道:“跟你在树林里起争执的女生就是凶手?”

皇冠足球指数吴宇略感愕然地看着我,沉默片刻后用力地点了下头:“没错,就是她。经过这些日子的调查,我能肯定神器就在她手上,而且她已经被神器的魔性所操纵。”

皇冠足球指数“她是学院里的学生?叫什么名字?”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皇冠足球指数然而,在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上,他竟然不肯给我答案:“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们。”

皇冠足球指数“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将她绳之以法,还儿子一个公道吗?”蓁蓁突然激动地揪着他的衣领,把他从椅子上揪起来。

“想,当然想了!我不但要还小浩一个公道,而且还要为自己赎罪。”他的神情也很激动。

蓁蓁冲他大吼:“那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们,凶手是谁?”

皇冠足球指数“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们,只是暂时不能跟你们说。”他说着渐渐低下头来。

“你可知道,我们晚一刻抓到凶手,就有可能多一个受害者!难道你还想让她杀更多人,好等你的儿子在黄泉路上多几个伴儿?”蓁蓁用力地摇了他几下。

皇冠足球指数他猛然抬起头:“没有,我没有这么想。”

皇冠足球指数“那你为什么不能现在就告诉我们?”蓁蓁还是那么激动。

“我现在不能说,反正我现在不能说……”他再次低下头不断重复类似的话。

我们花了整晚时间也没能让吴宇说出凶手是谁,无奈之下只好放他离去,谁叫他拿有外国国籍,我们不可能长时间拘留他。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把他关起来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线索,还不如来一招引蛇出洞,我就不怕他不会再次跟凶手见面。只要跟着他,早晚能抓到凶手。

皇冠足球指数跟蓁蓁整晚也没有合眼,早餐还没来得及吃就得跟在吴宇屁股后面跑,这可真是命苦啊!要不是雪晴得处理别的案子,我才不想干这份苦差,要知道跟踪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而且还是跟踪一个欧吉桑。我们跟了他老半天的时间,除了得知他住在理南学院附近的酒店外就没有别的发现,因为他一直呆在房间里似乎是在睡觉。长生天啊,我也很想睡觉,真想在他隔壁开个房间休息一会儿,可惜蓁蓁却强烈反对我这个提议:“谁知道你这大色狼会不会做出奇怪的事!”无奈之下,只好待在走廊的尽头等他出来。

皇冠足球指数吴宇一觉睡到中午才起床,我们悄悄跟着他后面,期间我不小心踢倒了一个垃圾桶,还好他似乎没有发现我们。他离开酒店后,走进一间便利店买香烟和火机,之前并没有发现他有抽烟的习惯,应该是因为心情烦乱所以才想抽烟吧!接着,他便向学院的方向走,在学院门外进了一间快餐店。

此时正值午饭时间,快餐店里有很多学生就餐,但总算还有几个空位。不过很奇怪,明明还有别的位置可以选择,可他却偏偏要坐到洗手间旁边的位置上。因为店里人山人海,他并不容易发现我们,而且我们连早餐也没吃,所以就干脆悄悄地混进去,找了个能监视他的位置,边盯着他边吃饭。

他吃完饭后上了趟洗手间,然后就坐在原来位置上似乎是在等人。我发现他从厕所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根已经点上的香烟,但是他坐下来后却一口也没有抽过,只是不时瞄上几眼。我觉得他这个举动很可疑,但一时间又想不到有那里不对劲。

正当我琢磨着当中的玄机时,洗手间里突然传出一阵慌乱的惊叫,一名全身湿漉漉的男学生随即从里面冲出来破口大骂。他的朋友都走过来问他发现了什么事,他说男洗手间里消防喷淋头无缘无故地喷水出来,使他全身都湿透了。说着还掏出手机、MP3等物查看,发现都因为沾水而失灵,当即大呼经理过来。

皇冠足球指数快餐店的经理刚走过来了解情况,就被这群男生围起来要求赔偿。经理没有立刻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一起起哄使场面乱作一团,还引来了其他客人的围观。扰攘多时后,一额汗水的经理终于把这帮学生摆平,其他客人也就各自散去。然而在这曲终人散之时,我却发现吴宇不见了,他大概是趁刚才混乱的时候的偷偷溜走了。

难道,他知道我们在跟踪他,故意甩掉我们?他为何要甩掉我们呢?他刚才奇怪的举动跟消防喷淋头失灵又是否有关系呢?

皇冠足球指数我们这招引蛇出洞似乎没把蛇引出来,反而让蛇头跑了。我开始怀疑吴宇是否真的是想为自己犯下的过错赎罪,或许他才是真正的凶手。